首页 其他类型 旅行体验师

文昌火箭发射

旅行体验师 石涧敲冰 Sep 21, 2021 12:45:45 AM
    自疫情始,顾淼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转悠,连带着沙蓓蓓也憋了很久。
    无奈反反复复,整个世界没有好转的意思。
    至于为什么两人出现在飞往海南的飞机上,完全是因为沙蓓蓓看了一部剧。
    顾淼看见了王者荣耀,沙蓓蓓看见了火箭,当然,重点是跟火箭相关的男主长得还不错。
    为了不让沙蓓蓓再惦记什么于途,顾淼决定带她去看看真正的火箭发射现场。
    全国有四大火箭发射基地:
    西昌,曾被古老的动画片《神偷卡门》惦记过。
    酒泉,茫茫戈壁。
    太原岢岚县,就是绿皮火车时刻表非常诡异的那个地方。
    以及2016年才建成的文昌卫星发射基地。
    从海口到文昌不过二十多分钟的城际列车,在车上,沙蓓蓓还在努力学习。
    “为什么海南的文昌卫星发射基地隶属于四川西昌卫星发射基地?”沙蓓蓓抱着对于途的一腔热爱,做了很多与文昌、火箭相关的功课。
    顾淼跟她解释了一些行政问题,沙蓓蓓“哦”了一声,又问顾淼去美国旅行的时候,有没有去休斯敦火箭发射中心。
    “那你现在应该见不到我了。”顾淼揉揉她的头发。
    在文昌看发射有几种方法:
    在火箭刚刚确定发射时间的时候,去订文昌鲁能希尔顿酒店。
    酒店距离发射基地3公里,楼顶视野一级棒,带上长焦相机,在现场体会央视现场的快乐。
    然而,沙蓓蓓的梦想提出时间太迟,希尔顿早就满房了,而且完全没有溜进去的可能。
    还有找路子进基地,需要政审,沙蓓蓓全家的背景过硬,绝对没有不过审的可能,但是,她不敢让爹妈知道在疫情还没有解除的时候,她跑到外省。
    顾淼也不敢,万一未来的岳父岳母因为“这个小伙太不靠谱,到处瞎跑”,从而不把蓓蓓嫁给他,那可怎么办?
    他又不能指着岳父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要退婚!”
    还有一条路,在龙楼镇铜鼓岭随便找个地势高的地方蹲着。
    传说有许多民宿的天台就能看见,顾淼觉得这些太过平凡,没什么意思,便找到玩摄影的朋友,扛着器材,直接上了铜鼓岭的山头。
    虽说是非主流看发射的场地,但一传十,十传百,视野好的地方,早就密密麻麻的蹲了一堆人,山崖边整整齐齐地架着三角架。
    每个三角架上架着的巨炮,没有十几万下不来。
    反观顾淼,手中虽是单反,但配的镜头在这些大佬面前一比,就是弟中弟。
    顾淼忽然想到一个黄色笑话,嘴角轻轻抬了抬。
    拎着三角架的沙蓓蓓看了看别人的相机,又看了看顾淼手里的,悄悄凑过来,轻轻在他耳边说:“我想起一个笑话,一个男的去非洲,进了厕所,没几秒就出来了……”
    听完笑话,顾淼脸色一僵,要不要这么同步,沙蓓蓓说的笑话,跟他刚刚想的一样。
    哎,跟别人的大小一比,实在拿不出手啊……
    顾淼一本正经地对沙蓓蓓说:“女孩子家,不要总想这些奇怪的东西。”
    “那你告诉我,你刚才在笑什么!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一做表情,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到了高兴的事。”
    沙蓓蓓哼哼两声:“怎么,你老婆生孩子了?”
    两人插科打诨说笑,顺便找到一个位置不是特别好,但也不算很差的地方,把相机架上。
    俯瞰卫星发射基地,发射塔、待发射的火箭一览无余。
    虽然顾淼的相机比不得大佬们的高贵物件,但也算可以的,调好数据,顾淼召呼沙蓓蓓过来看。
    “看得这么清楚啊!不会把我们当间谍抓了吧?”沙蓓蓓端着长焦相机,透过取镜器往里看,边对顾淼开玩笑。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快把我举报了,拿着五十万逃出国,好过日子。”顾淼笑道。
    沙蓓蓓眨巴着眼睛:“啊?五十万?出国?是去缅北当小公主吗?”
    “快!快!冒烟了!”身旁的人民群众激动的叫起来。
    有人打开着央视直播。
    社交牛逼症重度患者沙蓓蓓拿出零食,凑过去跟人一起看。
    面对真正的发射中心,吃着零食看着央视直播,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沙蓓蓓已经跟几位大佬聊开了,他们邀请她去看巨炮镜头下的火箭发射塔,配合着央视直播的语音说明。
    很快,直播里传出“五分钟准备”,镜头里的火箭冒出了更多的白汽。
    人民群众沸腾了,各归各位,再次确认相机。
    顾淼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小相机边上,他看了一眼正在跟大佬热情交流的沙蓓蓓,又转过头默默地望着远处的发射塔。
    沙蓓蓓还需要他吗?
    一会儿找大佬要拍好的照片不就行了,比他拍得清楚多了。
    本想跟“于途”争宠,这下竟落得跟相机争宠,还输了的地步。
    直播里再次传出声音:“两分钟准备。”
    沙蓓蓓还在兴高采烈跟大佬聊天。
    “一分钟准备。”
    进入倒数十秒状态,“十!”
    山坡上的人们激动地一起跟着喊。
    顾淼忽然听见耳旁冒出沙蓓蓓熟悉的声音“十!”,不知什么时候跑回来的。
    “九!”
    “八!”
    一秒一秒的读数,最后一秒。
    发射架下白烟滚滚,火箭点火成功,飞上天空,穿过白色的卷云,很快有一个亮点以抛物线的姿态向下滑落。
    那是脱落的助推器。
    顾淼很遗憾,这种四具助推器同时脱落的场景,在天气晴好的状况下可以形成一个被称为“科罗廖夫十字”的场景,非常壮观。
    前提是……拥有一个强大的长焦巨炮,而不是平凡的小镜头。
    相机兢兢业业的拍摄着视频,顾淼故意问道:“你怎么没有在他们那边看,说不定能看到科罗廖夫十字。”
    “倒数计时这种重大时刻,当然要跟你在一起啦。”沙蓓蓓挽着顾淼的胳膊,拿出手机调到自拍模式,比了一个剪刀手:“新年快乐!”
    “啊?”顾淼愣了。
    “你不觉得刚才倒数计时,很像我们上次元旦看灯光秀吗?你还记不记得,那次倒数计时结束之后,你跟我说了什么?”沙蓓蓓笑道。
    顾淼当然记得,那是疫情爆发之前他俩看的最后一次灯光秀。
    也是在远离人群的山上看的,灯光寂灭之后,唯有漫天星斗。
    顾淼对沙蓓蓓说:“我向星星起誓,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
    其实,他是想求婚,但是不知中了什么邪,看了什么书,说不要说得太直白,免得求婚被拒,转圜的余地都没有,想做普通朋友都很尴尬。
    钢铁直女沙蓓蓓回应了他一个字:“哦?哈哈哈……哪颗星啊?”
    这个话题,就很奇妙的转到了莫名的地方。
    比如早期人类是怎么统一思想定下星座的。
    之后,疫情爆发,沙蓓蓓的单位时常突然加班,不是支援这个地区,就是支援那个地区。
    如同谈了近两年的异地恋,
    不,比异地恋还惨,
    根本就是网恋。
    顾淼很后悔听信谣言,没有打直球,但是求婚这事,在微信上说,又实在很……不正常。
    便一直拖到现在。
    沙蓓蓓又自顾自的往下说:“这段时间,我查了资料,想要照顾我一生一世,首先你得有做手术签字权,一般是直系亲属才有。
    比如父母、子女、夫妻,你看你打算以什么身份获得这个权力?先说好,你打游戏太菜,我绝对不会叫你爸爸的,还剩下两个选项……请务必清楚、明白的说清你的诉求,别搞文青那套。”
    姑娘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暗示,而是绝对的明示。
    再不上,还是爷们儿吗!
    沙蓓蓓虽不在乎戒指,但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顾淼四下张望,发现有人正企图打开一瓶茶饮料。
    他马上与那人交易,买下了茶饮料。
    顾淼走到沙蓓蓓面前,手里捧着饮料瓶,拧开盖,单膝跪在地上:“沙蓓蓓,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一旁看火箭发射的人们从未想过还能顺便看到这场面。
    人类的爱好就是起哄,一众人等又是欢呼,又是鼓掌,也少不了有几个喊“答应他、答应他!”
    沙蓓蓓接过饮料瓶,仰头喝了一口,把顾淼拉起来,低声笑道:“我即喝了你家的茶,就是你的人了。”
    热爱八卦的人民群众欢呼雀跃。
    22:08分,天舟三号与天和核心舱顺利对接。
    酒店放起了庆祝的烟火。
    窗外烟花满天,屋内,顾淼与沙蓓蓓完成组合体完成交会对接,转入组合体飞行状态。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