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恰似少年临风来

第53章 party上躲清静,真会挑地方

恰似少年临风来 刘起初 Sep 21, 2021 12:45:20 AM
    如常,许明昊的发小杨墨要办生日party,邀请了许家姐弟。
    “太好了!那天,我刚巧在国外出差。”看着请帖上的日期,许明月笑出了声。
    “他就这么不招你待见?”虽然,许明昊知道自己那发小恶名昭彰,但是,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表达对杨墨的不屑,还是让他感觉些许不快,尽管那个人是他的姐姐。
    “私生活那么混乱的人竟然想娶我,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我帮他打理公司。”许明月将请帖扔在了桌上。
    “貌美如花,知书达理,心地善良,喜欢女人,你简直就是花花公子老婆的高配。再说,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嫁吧?嫁给他,多个老公,多个名头,多个几十亿资产,少些闲言碎语,怎么算,都不亏啊!再说,你都不用从家里搬出去,两人扯个证就行了。”许明昊说。
    “万一他想睡我呢?你都说了,我这貌美如花的!”许明月抱着胳膊,一脸厌恶。
    “杨墨,人帅、活好、不粘人,满意度很高的,推荐你试试!”许明昊坏笑道。
    “你试过?”许明月瞪大了眼睛。
    “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跟他睡过。”许明昊态度诚恳。
    “别跟我讲良心,说得好像你有似的,拿点实惠的来发誓。”许明月一脸鄙夷。
    “我要是跟他睡过,就让我硬不起来。”许明昊发了“毒誓”。
    “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信了。”许明月笑了。
    “对了,你带着美丽一起去吧!让那些妖魔鬼怪知道咱们许家有儿媳妇了。”说完,许明月站起身,说:“我去收拾行李,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要出差。”
    “离出发还有好几天呢,现在就收拾行李?”许明昊喊道。
    “一想到杨墨party上的那些妖魔鬼怪,我就迫不及待想要出差!”许明月头也没回,挥了挥手。
    去杨墨生日party的路上,张美丽一脸的愁容。
    “想什么呢?”许明昊将张美丽搂进怀里。
    “我挑的生日礼物是不是太土气了?我越想越觉得不合适。”张美丽看向许明昊,撅着嘴,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先不说你挑的礼物土不土气,杨墨他这个人本身就非常的土气。如果,你的礼物土气的话,那么,将会非常搭他的气质。”说完,许明昊吻了一下张美丽的唇。
    “你们是发小,这样子黑他好吗?”张美丽抿嘴一笑。
    “等你见到他本人就知道了,地主家的傻儿子。”许明昊笑道。
    穿着淡粉色薄纱长袖连衣裙的张美丽挎着许明昊的胳膊迈入宴会厅的一刹那,烟酒和**的气味扑面而来。
    天呐!这不是个生日party吗?怎么整得跟**似的。难怪收到了请帖的明月姐和原媛都不愿意来。我能走吗?咱们能走吗?赶快送了礼物我们就走吧!
    张美丽看向许明昊,低声道:“老公,我不喜欢这里。”
    “我也不喜欢,坚持一下,我们尽快离开。”许明昊柔声安慰着自己老婆,搂着她在杯盏交错中穿行。
    西装革履的醉汉们迈着蹒跚的步子,上前和许明昊寒暄时,身上的酒气熏得张美丽胃里翻江倒海。见了几波许明昊的朋友之后,张美丽觉得胸口异常憋闷,再不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的话,恐怕会吐出来。
    “明昊,看到供应商了吗?”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差点撞进许明昊的怀里。
    许明昊一把推开男子,疑惑地问:“什么供应商?”
    “程千里啊,他那儿总有好东西。”男子在跌倒前,扶住了身旁一名女子的肩膀,笑嘻嘻地抚摸着她裸露的肩膀,感叹着:“好滑啊!”
    女子听后,浪荡地笑了起来。
    “你都这样了,还需要吃药吗?”许明昊摇摇头,搂着张美丽走开了。
    “程千里是谁?”张美丽问。
    “死孩子,这个时候在国内,看来又TMD翘课了!”许明昊对程千里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寿星公呢?”张美丽问许明昊。她想尽快将礼物送到寿星公的手上,然后,马上离开这里。让人眩晕的灯光,嘈杂的音乐,要命的二手烟,让人反胃的酒气,女人们的淫笑声,还有男人们看自己时的眼神,都让张美丽感到不自在。
    “没看到他,电话也不接。”许明昊将手机放回裤子口袋,四下张望,喊住了一个男人,问道:“看见杨墨了吗?”
    “没有啊,泡妞儿去了吧。”那个人见许明昊叫自己,就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张美丽一番后,说:“哎呦喂!尖果啊!弟妹吧?”
    “他是在夸你漂亮。”见张美丽面带疑惑,许明昊忙解释道。
    “哦,谢谢!”张美丽又学会了一个新词儿。
    “瞅我这记性,我想起来了,刚一哥们还找你呢,他公司想进口一批设备,大单啊!”男人说。
    “你们聊,我去补个妆。”张美丽见许明昊或许有生意要谈,于是忙给自己找了个事儿做。
    “你自己可以吗?”许明昊有些不太放心张美丽一个人。
    “这场子里,我自报家门的话,任谁,都得给你一个薄面吧?”张美丽笑道。
    “对,这场子里,提你老公是好使的。”许明昊笑道。
    和许明昊分开后,张美丽直接离开了喧闹异常的宴会厅,在走廊里拦住了一名路过的服务员,问道:“请问,附近有清静些的地方吗?”
    “您直走,第二个路口左转,第一个路口右转,再左转,尽头是个露台。”服务员说完,看着张美丽一脸的“左左右右”,于是说道:“我带您过去吧。”
    “不用,我记住了。谢谢!”张美丽微笑着。
    心里默默念叨着服务员告诉自己的“过关口诀”,张美丽找到了那个“清静的地方”——露台。
    推开门,来到了露台上,张美丽环顾四周,发现这栋西式建筑建在了半山腰上。上山的道路坡度很小,以至于她没有留意到刚才车子是在上山。张美丽靠在栏杆上,眺望山下的万家灯火,惬意地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清静。
    “您是来躲清静的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要用‘躲’这个字,寿星公听到会不开心的。”张美丽回过头,看到一位满身logo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以您的容貌,我要是见过您的话一定会记得的。请问小姐怎么称呼?”男子走到张美丽的身边,慵懒地靠在栏杆上,温柔地笑着。
    “张美丽。”说完,张美丽笑了,补充道:“这是真名。”
    “Steven。”男子依旧笑着。
    “您好!”张美丽跟男子打了个招呼。
    “您好!”男子笑得很灿烂,将张美丽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他点了点头,说:“这名字你叫着没问题。”
    “谢谢!”张美丽的脸颊有些泛红,说:“这个名字太招摇了!”
    “很好啊!简单、直接地表述了自己的一大优点。”男子表情严肃地说。
    “你也是来躲清静的?”张美丽问。
    “不要这样说,寿星公会不开心的。”男子哈哈大笑,说:“里面太嘈杂了,参加这种活动减阳寿啊!还是这里好,景佳、风清,佳人相伴。”
    “这里确实不错。房子的选址应该找人看过的,风水很好。”张美丽兴致勃勃地说。
    “您懂风水?”男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皮毛而已,只够用来逗闷子。”张美丽不好意思地笑了。
    “您老家东北的?”男子问道。
    “是啊。口音暴露了是吗?”张美丽有些尴尬。
    “逗闷子嘛,我祖上也是东北的,东北话到我这代还没有失传。”男子切换了东北口音。
    “你的普通话真好,一点口音都没有。”张美丽赞叹道。
    “不瞒您说,我是北影的漏子,普通话相当好!”男子一本正经地说。
    “那您是因为什么成了漏子呢?”张美丽上上下下打量着男子,疑惑道。
    “因为我没有报考。”男子满脸的遗憾。
    “好吧。”张美丽暗自感叹眼前这位脑洞好大。
    一阵微风吹来,四周的树叶沙沙作响。
    男子脱下外套,披在了张美丽身上。
    “谢谢!”虽然,眼前的男子不如许明昊年轻、帅气,而且,穿衣打扮又有些媚俗,但是,他为人谦和,眉宇间透露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稳老练。
    男子见张美丽打量自己,笑了笑,说:“您要是觉得我的穿衣风格很low的话,那么,您的想法是对的,我自己也这么认为。虽然,这样穿很low,但是,却让人印象深刻。您会记住我的,是吧?满身logo的low大叔。”
    “ULL吗?这样自黑好吗?”张美丽没有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
    “ULL?不错,可以订做条项链戴。”男子get到了张美丽的梗。
    “Steven,你是艺人吗?”张美丽问道。
    “不是,我是做艺术品生意的。您是觉得我有艺人的气质吗?”男子问道。
    “我觉得你是个谐星。”张美丽眼神笃定。
    “我一向只卖货,不卖艺,偶尔卖卖……别的。虽然,我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但是,我有个正经工作。”男子一本正紧地讲着。
    “‘别的’是什么?”张美丽问道。
    “别的,呃,您的话,我不要钱,还可以搭点房子、车、首饰什么的。”说完这句话后,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请问,您是和谁一起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