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现言 做回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就是祸不单行呗

做回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 木木不是默 Sep 25, 2021 5:04:03 PM
    很快到了拍戏时间,她饰演的应绯璃这时候已经是宰相府的丫鬟了,这天她负责去街上采购,无意间看见一伙人跟上了一顶轿子,鬼鬼祟祟的,看上去吓人极了。
    应绯璃不敢轻举妄动,自己一个弱女子,又不能只身一人跟上去送人头。
    透过马车轿子上的标识,她隐隐看出了个“宋”字,而整个京城会乘这样的马车的,也就只有宋太傅一家而已,看车帐的颜色,里面多半是女眷。
    想到这里她心下有了主意,便请了身后跟着的三个小厮帮忙,一个把采购的东西送回府中,一个去宋府报信,不管能不能成,反正信是送到了的。
    她留下的是个身手最好的。
    等她跟上去时,马车孤零零地停在小巷道上,车上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昏死在地上。
    将人摇醒之后勉勉强强问出了个大概——宋家小姐宋湘上街玩,被一伙混混给盯上了,想拿她来要挟太傅府,趁机捞点钱,如果没有人来送钱的话,他们不敢保证会对小姐做点什么。
    应绯璃眼神一暗,和小厮对了个眼神。
    他们一路寻找,最终在一个废弃的小院子里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粗犷的威胁声。
    “你家里没人来找你,今儿要我们白跑一趟,还折了两个兄弟,我们要你血债血偿!”
    “老三,给我上,撕了这小娘儿们的衣服,捞不到钱咱们也要尝尝这官家小姐的滋味儿!”
    “你们放开我!爹爹知道了定将你们千刀万剐!”
    “啪”的一道耳光声,紧接着便是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臭娘们给你脸了是不是,还敢跟我们哥俩呛声!”
    “老大说得对,我们要是怕你那当官的爹,会来掳你么!”
    ……
    难听的污言秽语一字不落地落在偷听的两人耳里。
    应绯璃握紧了拳头,指了指房外的几根大木棍,眼下,已经确定里面就只有两个男人,且处在极度兴奋当中,警惕会相应降低。
    赌一把。
    再不进去,宋小姐的清白就真的没了。
    大门敞开着,应绯璃和小厮月辞一人拿了一个大木棍,轻手轻脚走进去,给背对着他们的两个男人一人来了一闷棍。
    左边的男人应声倒地,吭都没吭一声,但右边的男人可能因为体格壮,也可能是因为应绯璃力气小,没能一下子将他砸晕,还转过身来目眦欲裂地瞪着应绯璃。
    “快带着她跑!”月辞大喊一声拉了应绯璃一把,伸出把自己的大木棍狠狠地抡在了清醒着的男人身上,而后一个漂亮的转身将他和木棍一起卡在了墙角里,暂时是动弹不得了。
    “月辞你当心!”
    应绯璃不敢久留,拉着衣衫不整几欲昏死的宋湘出了小院子的门朝灌木丛钻去。
    中途江芜间隔了一段时间画上了脸部受伤的妆,之后才继续开拍。
    “唉哟!”宋湘腿一软就摔在了地上,她早已被一路的惊吓吓得没了力气,这下崴到脚了,便再难站起来。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应绯璃咬着牙背起了宋湘跑了好长一段路。
    脸上,也真的被身边的树杈子划破了几道血痕。
    “咔!”林方恪喊停,挠了挠腿,“心彤你刚刚的表情不太对,人宋湘都那么虚弱了怎么你还双眼迷离跟要捡前面地上掉的钱一样嘞?”
    “抱歉导演,我是被树枝打到脸了一时有些不适应。”毛心彤满眼歉意,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
    林方恪又挠了挠被毒蚊子宠幸了的腿,还算宽容地开了口,“那再来一条,注意表情知道吗?”
    拍摄继续进行。
    在路过一拐弯的沟时,两边的树枝过多,毛心彤为了躲避即将刮到自己腿上的树枝,忙把腿轻轻蹬直了些,也就是这一蹬,成功把江芜带趴到了地上。
    她刚想惊呼,江芜一个翻身捂住了她的嘴,“不要叫喊,我听到有人的声音。”
    成功噎住,毛心彤瞪大了眼睛看她继续演。
    “你不要哭知道吗,已经得救了,如果你现在喊,会把恶徒引进来,我们两个弱女子是断然敌不过一个大汉的。”江芜的表情很是严肃,直到看着毛心彤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才长出了一口气。
    “咔!”林方恪快步走过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小江你这反应,可真行!”
    他差点就直接喊咔了,结果江芜一个翻身,他就及时收住,给摄影们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继续拍。
    没想到虽然江芜给自己加了临时的台词,但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毛心彤站在一边神色莫辨。
    江芜应付着笑了声,转身就一瘸一拐地挪出了草丛。
    廖了了最先发现她的不对劲,赶紧上前掀开了她的裙装下面的裤子,因着没穿护膝,刚刚那股冲劲儿把她的膝盖磨破了一大块,现在正丝丝的渗着血。
    看上去狰狞又可怖。
    江芜憋着泪意,深吸几口气之后才开口,“了了扶我一把,回化妆室。”
    这结结实实的一摔,刚好,跟之前摔的那条腿来了个完美的对称。
    就是“祸不单行”呗,一条腿刚好,另一只就跟上了。
    这一边,林方恪正欣赏着摄像机的回放,冷不丁地被刚刚扮演月辞的演员给拍了一下肩膀。
    “导演,江老师刚刚摔倒了,我那个视角看着还挺严重的,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她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
    “是啊是啊,我刚刚离江老师最近,她刚刚趴地上不像是演出来的。”刚刚拍近景的摄像也
    “嗯?有这事?”林方恪把刚戴上的眼镜又拿了下来,“走吧,咱们一道去看看。”
    几个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江芜的化妆室。
    廖了了早就帮她找了跟组医生帮忙包扎,心疼得小脸全程皱着,仿佛痛的是她自己一样,见人来,尤其是后面跟着的毛心彤,她的小脸儿顿时垮了下来。
    “怎么样了?”林方恪凑到跟前,戴上老花镜仔仔细细查看了一通。
    “就是看着吓人,其实也还好。”江芜低着头,轻轻吹了吹微微有些发热的膝盖,“待会儿继续拍吧。”
    “不行!”
    一向怂怂的廖了了涨红了脸,“噌”一下站起来帮她回绝。
    刚刚不管是无心还是有意,都是因为毛心彤突然的一伸脚,江芜才栽到地上的,接下来的戏份还是要背着毛心彤跑,江妹腿都伤了难不成还要再摔一跟头吗?
    林方恪看了眼廖了了。
    “听你助理的吧,看腿伤成这个样子,总不能还让你背着心彤跑来跑去,就先拍你和小顾你们几个的室内戏份吧。”
    廖了了勉强点头,她很想直接把江芜扒回家不拍了,但这是她的本职工作,如果真的不干了又会被人说成是耍大牌……
    真难。
    还好几人演技在线,接下来的一场戏很快拍完,迅速就能收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