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小说 火影:来自宇智波的情报商

第一百九十章:漩…涡…空!(3/3)四千二

火影:来自宇智波的情报商 圣宝兰 Nov 28, 2022 3:10:19 AM
    巨大的树藤腾空而起,在其上的庞大花朵也在这一刻绽放,其中的黄色花粉一瞬间如同雾气一般,席卷了整个战场。
    身为医疗忍者的纲手此刻屏住呼吸,手中自封印内取出的针管正准备落下,下一刻却发现浑身都没有的力气。
    漩涡空的脚下,巨木将其托起,来到被巨木捆绑的纲手身前:“我可并没有打算杀了你,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你阴封印内的查克拉,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被吸收的一干二净。”
    “到那个时候,已经四十六岁的你,应该就维持不了这种样貌了吧?而且就现在来看,百豪状态下,你也摆脱不了这种束缚。”
    话音落下,昏昏沉沉的纲手并没有放弃,但当其体内的查克拉缓缓被巨木吸收后,逐渐无力的身体也瘫软了下来。
    随即,巨木将其放下,落在地上后木遁并没有再吸收她的查克拉。
    与此同时,五右门卫仙术火遁被覆盖的自来也,第一次察觉到了整体力量上的差距。
    花粉之下,火焰形成的粉末爆炸也让其一瞬间灰头土脸。
    “小自来也,这样的力量之下,我们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一旁的志麻一瞬间弹出舌头,将面前的巨木全部斩断。
    然而下一刻,更多的巨木树藤席卷而上。
    深作微微皱眉,这种情况下,整个战场上的每一根树木都将变成他们的敌人。
    而这些巨木不仅坚韧,束缚之后更是能够吸收人身体内的查克拉,加上空气中此刻又一次弥漫的花粉。
    怎么看都丝毫没有赢的可能性啊!
    “唰!”
    下一刻,巨木再次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花粉之下,已然起了作用的毒素让自来也昏昏沉沉。
    在其肩膀上的蛤蟆被巨木分开束缚,自来也体内的自然能量耗尽,仙人模式被迫解除。
    缓缓走过来的漩涡空笑了笑:“你们两个,这个时候都还不解除通灵回妙木山?”
    深作蛤蟆看了一眼已经昏迷的自来也,目光凝重的看向漩涡空说道:“得到这样力量的你,目的似乎并不是杀了他们。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空微微摇头:“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但或许我的目的,与你身后的那只老蛤蟆相同也不一定。”
    “将这个充满了畸形的世界扳回正轨,从此之后迎来长久的和平。这个目的……你觉得怎么样?”
    深作蛤蟆眉头紧皱:“想以这样的力量企图提前抹杀宇智波云,你的目的怎么可能是和平?”
    这话将漩涡空直接气笑。
    当即看向深作说道:“与宇智波云一战,战场定在火之国沿海一带的无人区。此战除了看热闹的家伙,无一人伤亡。”
    “这次对阵自来也和纲手,出了集镇到偏僻之地进行。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你认为我的目的并不是和平呢?难道只要与木叶为敌,与蛤蟆丸那个老东西的预言不合,就是邪恶?”
    一连串的发问让深作愣了愣,但随即便说道:“第三次忍界大战之后,忍界便处于五大国五大忍村共同构建的平衡之中,而你的出现,却是将这种和平正在击碎!”
    漩涡空微微摇头:“木叶与云隐的战争,可并没有我的影子!”
    “宇智波云斩杀两任雷影所引发的忌惮,在终结之海的对决之前,木叶的打算想想便能够清楚。这话……你不觉得牵强附会吗?”
    这个时候,一旁同样被束缚的志麻蛤蟆说道:“孩子他爸,老头子确实有些老湖涂了。”
    深作蛤蟆双眼一瞪:“孩子他妈,别这个时候拆我的台!”
    下一刻,志麻冷哼一声直接化作烟雾回妙木山了。
    深作看了看身旁被束缚的自来也:“无论如何,终究会有人阻止你的。”
    话音落下,深作也消失不见。
    无能为力的情况下,知道漩涡空并没有杀意,它们也只能退下。
    漩涡空看了看被束缚的纲手和自来也,下一刻直接双手结印,木遁缓缓褪去。
    这个时候,远处原本观战的枇杷十藏也走了过来,看了看两人后问道:“不杀了吗?虽然对于你的力量而言他们不值一提,但对于正常人来说,他们也是传说中的忍者。”
    空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枇杷十藏:“他们两个可并不在我的击杀名单之内。老而不贼,内心并没有被仇恨所占据,对下一代也能够抱有绝对的信任,这样的高层已经不多了。”
    说着空笑了笑:“刚刚你的意思,是想说我不是个正常人?”
    这话让枇杷十藏的呼吸一滞,尴尬回道:“如同神灵一般的力量,不是普通人而已。”
    这个时候,原本昏迷的自来也和纲手也醒了过来。
    刚想动弹,却又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
    空笑了笑看向两人:“似乎两位的力量,连见到木龙之术的资格都没有呢。”
    自来也沉声回道:“一开始你就没有杀我们的意思,那么打败我们,还有那个所谓的验证又是什么?”
    空微微摇头:“说了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不过自来也,一直在忍界四处旅行的你,到现在找到让这个世界真正和平的办法没有呢?”
    “人与人之间不再憎恨,没有战争且每个人都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达到这样世界的办法,你找到没有呢?”
    自来也呼吸一滞,半响后微微摇头:“还没有,但我始终相信,未来总有一天,和平终将到来!”
    看着最后一脸自信坚毅的自来也,这种没有任何理由的自信,还真是莫名其妙啊!
    这个时候,一旁的纲手开口说道:“那么漩涡空,你的办法呢?刚刚你和两个仙人的话我听到了,和平吗?那么让人与人之间不再憎恨,你的办法呢?”
    面对纲手的问题,空低着头思索片刻,随即开口说道:“或许,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够明白和平的来之不易与珍惜。”
    话音落下,自来也瞬间看向空:“你想做什么?”
    空笑了笑:“你觉得,如果有一个能够一击毁灭一个村子的力量存在。忍界五大忍村,谁敢掀起战争给给他来上一下,这样的情况下,还会有战争出现吗?”
    ???x2
    空的话让自来也和纲手愣住了。
    这一幕让空的心底有些愣,成功了?这天赋……太强了吧?
    然而下一刻……
    “一柄悬挂于脖颈之上,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的利刃。”
    自来也微微抬头,目光直视漩涡空:“这样的所作所为下,能够诞生的不可能会是和平,只有恐惧!恐惧于下一刻便被头顶的利刃杀死……”
    “漩涡空,如果你的目的便是如此的话,那么最后就算你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最后也一定会被人推翻!”
    “以武力达到和平的目的,没有可能!”
    此刻,一旁的纲手也说道:“像你这样随心所欲的人,那柄利刃就算如你所说成功,那这个世界将永远不再有和平!”
    两人的话音落下,漩涡空呼出一口气。
    这是……没成功吗?
    一定机率是多少机率?
    要是老马的那种,岂不是神坑?
    等等!
    这个时候,空想到了一点。
    如果说更改度都有正与反的区别,那么天赋游说这里面的机率,也有正与反的区别呢?
    这个天赋是从鸣人的身上兑换出来的,记忆里的原着中,无论是对决佩恩六道,还是最后的带土。
    以九尾暴走打爆佩恩天道,仙术童孔内的九尾力量爆发惊到长门。
    与带土一战,拖拽出尾兽之后。
    这两次都是基本赢了,才能够说服。这点与脑海里的备注一样。
    那么……
    是否只有站在正面的立场上去说服,才能够激活这种力量呢?
    想到这里,漩涡空顿时对面前的两个家伙没了兴趣。
    “枇杷十藏,走了。”
    ???
    一脸懵逼的枇杷十藏看向空问道:“不是还要验证什么东西吗?不继续了?”
    漩涡空微微摇头:“已经验证过了,没有杀死他们两人的必要下,待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话音落下,两人瞬身消失在原地。
    这样的举动下,自来也与纲手相视一眼。
    “你不是说……他会需要湿骨林的通灵契约?”
    自来也微微皱眉:“以你这大半年的情况看来,他似乎确实是也找了你大半年。但是……”
    仅仅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就离开了?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不会以为就这样的两句话,便能够将自己和纲手策反吧?
    怎么可能!
    皱着眉吃力站起身的自来也喘着气,伸手将纲手也拉了起来。
    “如果他对你已经没有兴趣的话,那么或许仙术方面,就真的像之前所说,并不一定需要三大圣地的传承。”
    自来也的声音刚刚落下,一巴掌便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纲手瞪着他:“什么叫对我已经没有兴趣?你是想找死吗?”
    自来也讪笑着补充道:“通灵契约,契约……口误而已。”
    随即,搀扶着的两人朝着集镇走去。
    路上自来也想了想问道:“有打算回来吗?现在的木叶和以前的木叶已经有很大不同了。”
    纲手愣了愣问道:“因为水门和宇智波吗?那样一族,如果还是老头子掌权的话,加上几个火影顾问,宇智波恐怕永远都得不到信任。”
    自来也尴尬笑了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就算是老头子现在,似乎也因为村子的改变而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宇智波一族……因为有着宇智波云、宇智波止水的存在,现在也有着很大的不同了。毕竟是你出生成长的村子,不回去看看吗?”
    思索片刻后,纲手抬起头怀疑的看向自来也。
    “宇智波云、宇智波止水,还有一个宇智波鼬。这三个人是我所知道现在宇智波的中坚力量,其中宇智波云经过刚刚的战斗后,其力量已然有些超然物外了。”
    “这种情况下,你让我回村……是想达到相对而言的平衡吗?”
    话音落下,自来也尴尬笑了笑:“虽然村子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水门还想再多看一下,看一下宇智波的今后。毕竟那一族,因为其写轮眼开启的必要条件,很令人担忧啊……”
    承认的话让纲手瞬间气笑了:“就算我会去,刚刚漩涡空的力量你已经看到了。能够与他打成终结之海那种程度,我回去有什么用?力量的失衡也不会被抹平!”
    自来也点点头,接着沉声说道:“但你的身份,却能够让村子的认同度抹平。身为初代火影的直系后代,你的存在就是一种号召。”
    “水门和我说过宇智波云的态度,他并不是宇智波镜,也不是宇智波止水。甚至止水的态度,似乎也在他的影响下逐渐发生偏移。”
    “当然,这并不说明宇智波想要政变以获取权力。在对水门的支持上,宇智波云也一直不留余力。”
    “但是……宇智波云也曾明言,他不是一个为了村子能够放弃自身的人。”
    随着自来也的话音落下,纲手嘲讽的笑了起来。
    “呵呵……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相互的,村子能够在当初将宇智波隔绝于中心,那么宇智波云能够做到如今这种程度,已然很好了。”
    “为了村子放弃自身?这样的言论……或许只有那些将火影当作终身目标的傻子,才能够做到吧?”
    说着,纲手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身影。
    而在其身旁的自来也此刻也不再多言,以他对纲手的了解,虽然会这样说,但做却可能是另一种。
    这个时候,不远处好不容易挣脱束缚的静音踉踉跄跄走了过来。
    “纲……纲手大人!”
    呼喊声中,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静音终于跑了过来。
    那个束缚自己的木遁竟然还能吸收查克拉!
    “静音?你不是还在居酒屋吗?”
    没等静音回答,在其身后居酒屋的老板走了过来:“你们的消费谁给钱?这个女人说你们有钱的!不会……是想吃霸王餐吧?!”
    纲手被这话问的愣住了,随即看向静音问道:“钱呢?”
    静音欲哭无泪,空着的手死死抱着豚豚:“钱被那个漩涡空给拿走了,两个钱箱,都被拿走了!”
    t凸t
    一瞬间,纲手觉得头晕目眩,就连身体都晃了晃险些又瘫倒在地。
    自己的两箱子钱啊……!
    竟然就这么被那个混蛋给顺走了!
    “旋……涡……空!”
    一声怒吼后,脸色苍白的纲手看向身旁的自来也。
    两人大眼瞪小眼,尴尬片刻后纲手说道:“能借我点钱吗?”
    ……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