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小说 奉天为妖

第一百九十章:我死你前边

奉天为妖 一个出马仔 Nov 28, 2022 3:03:30 AM
    站在黑狱门口,我稍稍冷静了一下,先思考现在的情形。青铜小舟在黑水沼泽上也撑不了多久,龙大爷三人也分别来到黑狱中。
    在这里,反而是这阴阳司的大狱最能给人安全感。
    我看到肖当家脸色很难看,他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一下出手,能惹出这么大的祸来。
    冲我看来,张张嘴,最后语气很不情愿地说道:“我会负责,一定把你送出去。”
    这人,知错,改错,但死活不肯认错!
    我瞪着他,心里是一个劲的运气,跟他实在是着不起这份急!现在想办法出去才是正事!
    “你们先别说了,当心,有东西要过来了!”忽然,林巧沉声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
    就在这时,死寂海天之间突然涌起震耳欲聋的古怪声响,把我刚想问出口的话猛冲回腹中!
    破漏的皮鼓,被鼓槌狠狠夯砸,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咚咚咚,沉闷声响惊天动地。
    开裂的号角,被人用力吹起,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呜呜呜,哭咽般的声响彼此交汇。
    没了下巴、脸上皮肉腐烂翻卷的人,从黑色泥沼中爬出,再度发出了嘶吼,那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四蹄卷扬着幽绿冥火、踩着黑色的沼泽奔驰,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锈刀断刃厮磨于残破铁甲、敲击着腐朽盾牌,又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那从漆黑死寂的黑色沼泽中爬出、那从森白苍穹的惨淡穹顶上降下,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千军万马,这次的孤魂野鬼,铺天盖地!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变了颜色。
    龙大爷再勇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千军万马,总有力竭而亡的时候!
    林巧是阴魂又如何?阴魂同样有魂飞魄散的可能,更何况面对恶鬼,甚至有被吞噬的危险!
    肖当家修为精深又能怎样?即便你是一捧熊熊篝火,滔天蚁群、无尽飞虫,照样可以将你扑灭殆尽!
    这一刻,三个仙家的脸色神情一个比一个难看。龙大爷面沉如水,身上青黑铠甲缭绕沉沉煞气,手中大剑重重点地,面对冲杀而来的孤魂野鬼,冷冷道:“固守险要,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此刻我们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还有黑狱在。黑狱为判官法度在这里也不会下沉,给众人提供一个落脚之处,也没有后顾之忧。
    否则,眨眼间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情境。
    “行,你要倒了,我就补上。”林巧先应声,接着立即岔开话题,扭头问我:“小柳子,你今年多大年纪......算了,不用答了,连个媳妇都没有,挺可惜的。”
    说话同时,林巧的目光迎向越冲越近的阴冥大潮,身边阴风撩动、阴锁飞舞,目光沉沉,露出几分狠辣:“来了......小屁孩,跟在姐姐身后,我没倒下你不许先死哦!”
    林巧声音没有害怕和恐惧,她笑吟吟的,已经准备好最后一搏了。
    我听在耳中,心里难受的厉害,无论龙大爷还是林巧,我都不想他们出事。可是面对这潮水般的大军袭来,哪儿还能有什么办法?
    肖当家这时忽然一闪身,也到了我面前,把我挡在了后面,跟另外两人并列,冷着一张脸说:“我欠你一条命,看来还不了了。我死你前面,下去给你带路。”
    一句话,说的慷慨激昂。我没有被感动到,反而都给气了了!
    正说话间,最后的时间也已经没了。
    孤魂野鬼的大军冲杀到了面前,三个仙家立即各拿兵器、运起法力,就要出手。就在这时,我身上判官袍上,两道无常大篆分别化作蟒纹从大袍上探出头来,冲着扑来的孤魂野鬼、阴冥大军发出嘶吼声!
    无常意气顿时弥漫出去,好似一黑一白两道云彩在黑狱上方纠缠涌动,一时间,那气势汹汹的阴冥大军竟停了下来,一双双涌动鬼火的眼睛,就要黑夜中无数只萤火虫般,密密麻麻地盯着我们看。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们四个都绷紧了身体,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我紧张的满头是汗,左右看了看自己袍子上的蟒纹,不禁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骂了声:糊涂!
    对付阴魂野鬼,有什么能比阴阳司更专业的?
    我双手在袍子上左右一抹,口中立即念起了无常大篆。这段时间以来袍子里的所有冥息全都投入了进去,运行一道大篆法令,一时间阴风呼啸。
    不一会儿,黑狱地面上钻出来一道人影。
    不是我不想同时运行两道大篆,实在是有心无力,光是运行一道大篆就足够让我精疲力尽了。等那道人影完全成型,我已经有种狂奔一千米后的脱力感。
    “酆都无常差,参见大人。”来人又高又瘦,一身黑袍,完全符合一般人印象中黑无常的形象。他奉无常大篆而来,又见到一身暗红判官袍,语气恭敬,没有丝毫不满,只有些许冷漠。
    黑无常出现后,孤魂野鬼之中似乎又有了一些骚动。
    黑无常没理它们,只是冲我这边弯着腰,鞠躬,拱着手。
    我缓了一口气,见来的黑无常是个好说话的,心中同样是一松:“免礼,我有一件事问你。白骨满天、死海阴晦,还有无边阴兵冥军,这里是阴世的地方么?你可知,一座人间大寺为何会与阴司相通?”
    待我说完,黑无常起身,先看天,再看地,最后看了看身后如潮的孤魂野鬼,摇头道:“大判误会,这里不是阴世,阴世也没有这个地方。”
    我哪有心思和他斗闷子:“什么意思,请你直说。”
    “若我没有看错,那个地方分明就是‘鬼道法坛’!名叫法坛,实际也可以把它当做阴阳两界交汇之地!杀向你们的这些也不是阴兵,它们是‘法坛的符卫篆侍。”
    当年天下皇朝更迭,起墓造陵,一代天骄刘伯温斩天子龙脉时,也推算出,阳龙死,阴龙生的道理。
    数千年间,共计四十八条阴脉在整片大地上蔓延生成,后世能人借此建两千余座鬼道法坛。这样一来,即方便了阴阳行做法,也方便了请猛鬼入世。
    我是身穿判官袍之人,却不识得鬼道法坛,又难怪对面的黑无常说这话时,会有些面带讥讽。
    黑无常继续道:“至于人间寺庙与此地连通,原因想必也很简单,它的大殿就坐落于鬼道法坛之上。兴建之初便被人施以法度接连法坛,只需一声咒令便能把大殿中人丢进法坛。”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